两个小孩

母语为汉语患者应用多道人工耳蜗的言语识别

2019-07-10 14:46:56 来源: 人工耳蜗助听科普字体[ ]

                                        魏朝刚 曹克利 王直中 曾凡钢

【摘要】

 

目的 对母语为汉语的多通道人工耳蜗使用者进行言语评估及结果分析。方法5例语 后聋成人中,应用MACC(汉语最低听觉功能)测试材料,分别进行了包括封闭项列(机会水平0. 25)和开 放项列两大部分的言语识别测试。结果韵母平均正确识别率57. 71 %(25. 69%〜88. 19%);声母飞72.04%(46.23%〜90. 48%);数词83.26%(48.00%〜100. 0%);声调61. 68%(46.40%〜71. 40%);单字词 38. 27% (1. 71%〜79. 55%);双字词44. 12%(0.00%〜95. 94%);短句中关键字识别率47. 88%⑷.53%〜97. 34%);噪声中短句识别全部患者均为0%;环境声识别率50. 52 % (7. 14%〜80. 95%)。全部患者封闭 项列的正确识别率均大于机会水平,而开放项列识别表现不一。

 

结论:国人应用多导人工耳蜗装置后 能获得较好的听觉能力和语言交流能力,应用多道人工耳蜗治疗重度和全聋患者具有实用价值。


 

1562712396176029341.jpg

来源: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1999第7卷第4期 

 

 

【关键词】普通话,汉语 人工耳蜗,多导 言语识别率

 

多通道人工耳蜗于六十年代首先用于语后,聋成人患者,近十几年由于人工耳蜗领域研究 的突破,已成为使听力损失大于90dB(或更低) 的重度聋成人和儿童改善听觉和言语功能的主要手段。多通道人工耳蜗通过体外携带的言语 处理器将声音采集并进行编码后形成电信号,传输到植入人体耳蜗内的多道电极系统兴奋听 神经,因而使受术者获得音感。

 

2.jpg


汉语是有别于西语的由单音节音素组成的声调语言。一个单字为一个音节,而每个音节可有四个声调的变化。声调具有区分字形和字 义的功能。多通道人工耳蜗语言处理方案主要 根据语音的频率、强度、时程等进行编码’因此 言语编码方案对受术者的语音识别影响很大。

 

国内目前使用的多通道人工耳蜗主要为西语系 使用者设计的国外装置,母语为汉语的受术者 在使用这些装置时是否有其特殊性?为此测试 国人使用多通道人工耳蜗后的声调辨别及言语 识别能力,评估国人应用多通道人工耳蜗的受 益程度和临床价值具有重要意义。

 

北京协和医 院自1995年5月至1998年12月共完成了 24例多通道人工耳蜗植入术,对其中5例语后聋 成人进行了汉语最低听觉功能测试,以探讨 多通道人工耳蜗汉语言语识别的特点和效果。

 

1 资料与方法

 

1.1受试者5例接受多通道人工耳蜗植入 术的语后聋成人参与测试,男3例,女2例。术 前纯音测听0.25〜4 KHZ的听阈均大于95dB HL,其它资料见附表。


 

3.jpg


1.2测试材料 

 

测试材料主要选用张华等设计的MACC 测试表’内容包括封闭项列和开 放项列两部分共17项。封闭项列由36组韵 母、21组声母、25组数词〖两位数字)、100组声 调组成。每组按不同要求改变相同的韵母、声 母、声调和数字,并提供四个汉字(数字〉为备选 答案,其中一个为正确答案’机会选择水平为 0. 25。开放项列由44个单字词,40个双字词, 20句安静中短句(94个关键字),10句噪声中短 句(44个关键字)和14种环境声音组成。全部 语音材料均由男声普通话发音,其嗓音平均基 频为175HZ,在电台录音棚内录制,记录在普遍 TDK磁带上。录制噪声中短句时左右声道分别 进行,左声道录制刺激信号,右声道录制语音噪 声(12人同时朗读),信号和噪声同时出现和撤 离。环境声为分别现场录制的音乐声、蝉鸣、狗 叫、牛叫、公鸡啼、婴儿啼哭、汽车嗽叭、火车隆 隆声、电话铃、鞭炮声、寺庙钟声、锣鼓声、军号声或救护车鸣笛等。

 

 1.3测试程序 

 

测试在安静实验室内进行,环 境噪声〈40 dB SPL。用PHILIPS录音机播放磁 带,两个立体声音箱放音,两音箱置于患者正前 方,与面部相距1米,信号强度保证在患者听阈 上且感觉舒适。每一患者需分数天完成全部测 试,每次测试不超过3小时’其间辅以适当休 息,测试时患者安静放松。患者言语处理器上 的各项参数保持与测试前使用的相同。正式测 试前给予指导和练习,至完全理解和熟悉方法 后方进行测试。言语部分材料每组(句)朗读两 次,间隔3秒,两组间间隔4秒’以保证患者有 足够时间回答。各项测试内容均重复测试四 次,取平均值为该患者的测试结果。封闭项列 的结果与标准答案完全匹配时记为正确识别, 开放项列则由受试者复述测听内容,单字词和 双字词以准确复述记为正确识别,短句则以句 中关键词为记分依据,也以准确复述记为正确 识别。测试中不给受试者提供结果反馈。

 

2 结果

 

2.1封闭项列该项测试中韵母识别结果为 〈57. 5 ±23. 5〉%。其中患者3识别率最高为88.2%而患者5最低为25. 7%几近机会水平。 患者5在9岁时双耳全聋’耳聋前生活在河南 省,对普通话不熟悉。声母识别结果中,均值及 标准差为(70. 1 ±15. 3)%患者3最易识别率 达90. 5%,患者4最低为50 %。声调识别结果 为抓(60.7±3. 8〉%识别率最高为患者3达70.2%,最低为患者4仅51 %。数字识别结果中’ 均值及标准差为(87.9±4.5)%,识别率最高仍 为患者3,达100%,最低患者5为75%。从中发现,所有的各项正确识别率均大于机会水平, 平均识别率自高至低依次为数词、声母、声调和 韵母。在声调和数字识别测试项目中,各个的 结果变化较小,而韵母的变化最大。患者3在 各项封闭测试的成绩均最好,是本组“明星”,而 患者4和5各项测试的识别率其它受试者为 低,因其二人使用人工耳蜗时间在本组中最短。 数字识别比韵母和声调识别相比,统计学均有 差异(P<0.05),而韵母、声母和声调识别间均 无统计学差异(P>0.05)。说明数字识别比其 它测试内容明显要高,这是本组受试者的一个 显著特点。

 

2.2开放项列

 

该项测试中单字词识别结 果为(39.5±25.8) %其中患者3识别率最高 为79. 6 %,而患者4最低为8 %。双字词识别 结果中为(44. 6 ±33. 5)%,患者3最高识别率 达95. 9 %,患者4最低为2. 5 %。安静中短句 关键字识别结果为(48. 4 ±34. 5)%,识别率最 高也为患者3达97. 3 %,最低为患者4仅3.2 %。环境声识别结果为(50. 5 ±28. 5)%,识别 率最高仍为患者3达80. 9 %,最低是患者4为 7.1 %。以上结果提示,各项正确识别率之间变 化较大。从不能识别到几乎完全识别,这在短 句和双字词测试中表现尤为突出。各项测试内 容患者3的识别率均最高,而患者4的识别率 也均最低,与他们在封闭项列中的结果相一致。 这些测试结果也与本组在日常生活中言语交流 的能力相一致。患者3已完全达到不借助唇读 与正常人自由交流的能力,能使用普通话和地方方言,而且也能完全无障碍地应用电话。

 

3 讨论

 

5例患者在术后一个月首次开机时,对给 予各电极的电刺激均有反应。受术者对由电刺 激诱发的电听觉需要一个重新学习和适应过 程。Tyler[2]结合一些研究结果后提出,语后聋 成人一般说来在使用装置的最初九个月言语识 别进程很快,一年后进展速度变慢。可能原因 是由于患者因耳聋后听觉通路长期不处理声音 信息,从而需要有一个重新激活功能的过程。 中枢听觉系统对声音的识别功能也需要一段时 间恢复。文中的结果也符合这一规律,识别率 的高低与装置使用时间基本成正比。患者3在 术后1年时就在到了很好的识别效果,而患者 4的识别率最低,其使用装置时间仅2个月。 但是还需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对装置的适应都 需要经过较长时期,有些可能仅1到数月就能 达到良好识别水平,而有些“明星”则可能是在 术后2年后才达到极好识别水平。

 

该组患者的封闭项列中韵母和声母平均正 确识别率分别为57 .7 %和72 .0 %,与国外有关 报道相接近,但与他们元音识别率好于辅 音识别率的情况正好相反,这可能与所用备选 答案的组成有关。声母测试中,大部分组别中 四个备选字的声母相差较大,如发音部位、清浊 度和摩擦音方面都有区别,所以相对识别难度 较韵母小。声调识别率介于声、韵母之间,各受 试者的识别结果变异最小。因为声调信息是较 广泛地分布于音节的各个频带成分中,其剩余 性也是较大的,即只需要得到总的信息中的一 小部分,便足以确定音节的声调。本组的数词 正确识别率较高达到83. 2%,可能与数词在记 忆词库中属“简单单词有关。因为本测试用 数词的发音是由0〜9十个音素及其组合而成, 受试者在提取数词的声学描述后只需与记忆词 库中的少量词条进行匹配和定位,因而有利于 数词的识别。

 

本组患者开放项列言语测试结果中,平均 识别率短句最高,而单字词最低。这反映了上 下文和语意对识别的影响。如短句测试中空缺 (未识别)的字词可能通过上下文和语意进行补 充,而在单字识别时则缺乏这种补偿作用,所以 在主题确定或场景会话时有利于言语识别。本 组患者对开放项列的测试结果差异很大。不同 受术者在使用人工耳蜗装置后的获益程度可存 有很大的差异,即使是在一组使用相同设备和 相同语言的患者之间也是如此,本组结果也 证实了这点。NIH[6]报告中认为这可能与耳聋 病因、耳聋起病年龄、耳聋持续时间、植入手术 时年龄、残存听力、植入电极数量、言语处理方 案等因素有关。

 

患者2和3在术前耳聋期间与他人交流 时,表达时坚持用口语,而理解语意时则靠书 写。该两人的开放识别率高,因此坚持口语表 达是否有利于术后的言语识别还有待进一步研 究。环境声的辨别试验与其它开放项测试的结 果和机理相近。由于耳聋时间过长或生活经历 的不同,部分受试者测试后表示对所用的一些 环境声音于耳聋前未接触过,这可能对识别率 产生一些影响。

 

由于封闭项列与开放项列测试间存在是否 提供备选答案的区别,所以两者的中枢识别机 制有所不同。封闭项列主要用来测试受试者对 言语信号中声学特征、韵律特点和时间参数等 方面的区分能力,但是这些测试结果并不能 完全来预测受试者的实际语言听觉能力,因为 它不能模拟自然听觉环境时的相同认知要求, 同自然听觉环境相差较远。本组“明星”患者 3,其封闭项列的测试成绩与其它患者没有区 别,但是其开放言语识别能力表现极佳,已达到 不借助唇读进行自由交流和使用电话。

 

言语处理方案对言语的识别起很重要的作用。Holden【8】和挪我hitFord【3】比较了分别使用MPEAK和SPEAK处理方案的患者,他们在言 语识别测试和日常生活中者获得了明显的改 进,同时主观感觉音质也很明显的好转。Boex [9]比较了一组分别使用以CA和CIS方案的 患者,不论该患者在使用CA时的成绩好坏,当 使用CIS后都能使识别率提高,声音也更清晰,并且能直接使用电话的比率也提高。CIS处理方案的出现,是近十几年来人工耳蜗的一大进展,言语处理方案的进步可使受术者言语识 别得到进一步提高。患者5耳聋时间长达20 余年,使用CIS编码方案的处理器后,达到了较 好的效果。

 

 

4.jpg


本组的测试结果表明,母语为汉语的多通 道人工耳蜗受术者通过应用人工耳蜗装置,能 获得较好的听觉和言语交流能力,因此认为国人应用多通道人工耳蜗治疗重度和全聋患者具 有实用价值。

 

5.jpg

6.jpg

来源: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1999第7卷第4期


[责任编辑: 郭勇]